没有结局的故事

      原来时间并不是什么都可以消化的,不说别的,就说我对他的感觉。未曾提及时,心口平静如水。只一眸,尘封已久的记忆纷至沓来,心脏跳的太快,难以呼吸,身体再也不能自我了,不顾一切的看着他,直到两人擦肩而过,好似陌生人,无交集。

    忘了吗?在许久没有他的日子里,我忘了。诉说这段莫名其妙的故事时,我心如止水,好似在诉说他人故事。

  若是忘了,那为什么这颗心会赤裸裸的背叛我,为他而跳动?

    对他究竟抱有怎样的感觉?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

    我们俩的交集不过是无聊生活中双方的点缀罢了,在无聊的岁月里激起不知情愫的东西。

  在他眼里,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值得提及的人。

在我眼里,他从来就是青春岁月中不可抹去的人。

对他,没有浓烈至深的爱恋,只有淡淡的清香。时而弥漫在我周围,时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淡淡的清香里涌动着的是没有结局的忧伤。

不美的我,实事求全的我。平凡的可以在人群中扎堆的我。

俊逸的他,叛逆的他,只愿做自己的他。

那样的他和那样的我,就像两条平行线。偶尔的交集,不过是上天的恩赐。

我亦是迷恋他,却不会追求他。

深知那样的他太过于危险。

瞧,我是如此的胆小。

脑子里冒出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他是另一个的我。叛逆,不顾一切,在现实与梦幻中挣扎。

我心心念念要成为这样的人,不顾一切是潇洒,叛逆是追求自我。

说到头,我喜欢的究竟是他还是我?

呵,何必纠结?

我与他终究只剩下蜻蜓点水般的交集。

故事?我们不曾拥有。

回忆不多,回想来回想去不过那几件。

每一件事,我历历在目。

他对于这些事呢?

曾经幻想过,有那么一天他会不会突然找我,问:为什么喜欢我,从什么时候喜欢的?

我回答:从你帮我捡起茶杯的那一刻,便喜欢上了。喜欢你的幽默,你的帅气,你的潇洒。

我想你应该会露出一脸疑惑的样子,说:我帮你捡杯子?什么时候?

我浅浅的一笑,道:“初一的时候,杯子是黄色的,里面装的是咖啡。”我想那个时候我的笑应该是充满不能言语的忧伤。

暗恋就是这样,没有公平存在。你记住的事,对方没必要记住。

见到跟你长的十分相似的人,心会迅速紧缩,疼痛难忍。目光会像忠实的追随者紧跟着那个人,试图从那个人的身上找出更多与你的相同点。

还会遇见你,是因为我和你还在同一个生活圈。认识相同的人还在同一个圈子里。

或许有那么一天,跟你我有着同样过往的人消失了,亦或许我离开了这个圈子或者你离开了这个圈子。

我才能将你真正的忘记。

忘记,不过是从脑海最明显的地方搬到心脏深处最角落的位置,待尘埃落尽,无人津问时,便是真正的忘记。

忘记你,忘记对你是蜻蜓点水的交集对我却是永无结局故事。

把你和跟你有关的一切挪个位,待花甲年华之时再将你搬出来追忆,然后一声惊叹,原来曾经的我经历了如莲花圣洁,茉莉清香般的淡淡暗恋。

 暗恋只关乎一个人的事,也只关乎一个人的追忆。

 

   

评论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