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瓜有点甜 文/九安君

国际善待原创作者组织:

      真好看!里面一定更漂亮!

      小胖墩小腿碎跑的跟在一名中年女人身后,眼珠子紧紧的锁住女人手上塑料袋里装的东西。

      小胖墩就这样一直尾随其家。

      中年女人进了门,把东西放在客桌上,终于忍耐不住,捏起小胖墩的耳朵,惹得小胖墩一阵狂嚎。

      “跟你爸一个德行!就知道吃!吃!”虽是在教训小胖墩,但中年女人眼里的浓浓宠溺却是毫不掩饰。嗯,的确是毫不掩饰,看小胖墩的身材就知道了,不过才八岁的小孩,就能胖成跟浑球一样,的确是很不容易。

      小胖墩很明显并不懂这些,乐得眼睛都眯成线,陷在脸上满满的肉里,无法自拔。小胖墩笨拙又仔细的将东西从塑料袋里抱出来,放在桌上,生怕它摔着了,其实那东西摔着了,也不会怎样。只是小孩嘛,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总会格外的爱惜。

       两只胖手在那东西身上抚摸着,感受它身上浑然天成的纹理——银色的纹理像一名自由的舞者,在这块仅有的地盘尽情的施展自己的舞姿,每一个转身都好像释放出让人难以抵御的诱人香气。小胖墩狠狠的吸了一口,眼睛再次眯成线。

      中年女人很不适宜的打断小胖墩的无限遐想。“现在不可以吃,吃完晚饭再吃。”

      小胖墩嘟起了嘴,正要使出杀手锏,哭的地都要地震几下的时候,中年女人很无情的来了一句:“哭了你就别想吃到它了。”

      小胖墩立马收住,委屈的吸了吸鼻涕。他伸手抱起那东西,小步慢挪的挪到沙发的角落,蜷起来,警惕的看着中年女人。

      一副抢我东西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中年女人哭笑不得,这娃咋跟他爸一样,嗜吃如命。她撩起袖子,转过身,走进厨房,为这一家老小煮饭做菜。

      目送敌人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以后,小胖墩才把视线收回,落在怀中的宝贝。他用力拍拍宝贝,只听到一阵细小的空闷声。他侧耳趴在宝贝上,再拍一次,还是一阵微弱的空闷声,还带有些许回音。

      这下,小胖墩可乐了。

      他的两只胖手不停的来回敲打,一脸陶醉样。俨然化身为演奏大师,正在忘我的弹奏。

      可没多久,他就歇了。两只原本白嫩嫩的小手现在红的就像刚出炉的猪蹄。

      小胖墩的眼珠转溜几圈,可惜脸上肉太多,完全看不到他的那点小心思。但是他的下一个动作,很快就让人明白他跟这个新的来的宝贝又有别的游戏要玩了。

      他挪了挪屁股,不再在沙发上干坐着了。他将宝贝放到了地上,半蹲着,小手一推,原本还很珍惜的宝贝就一下被他推到了墙壁。他跑过去,抱起它,走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他又把它放在了地上,一推,它又可怜的连滚了几圈,直到撞到了墙壁才停止滚动。

      小胖墩又跑过去,抱起它,然后又无限循环刚才的动作。

      中年女人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就看到这么一个画面——两颗球在乱跑,小球不停的在滚,大球就是不停在跑。

      中年女人轻叹,她是不是该带儿子减减肥了?

      她把菜放在餐桌上,便叫小胖墩来吃饭。

      在吃的方面,小胖墩一向是有多乖就有多乖的。这不,中年女人话音才刚落,小胖墩已经抛弃了他的宝贝,乖乖的洗好手,安静的坐在餐桌上。

      “吃吧,你爸爸今天要加班,晚点回来。”

      于是小胖墩非常愉悦的吃起晚饭,但他可没忘记他的宝贝。满嘴都塞满食物的时候,都不忘看一眼可怜兮兮的待在地上的宝贝。

      不久,家里的大门就被打开,爸爸回来了。

      正巧妈妈这个时候从房间里出来,端着饭菜,看到爸爸,便说道:“老公,爸爸还是不愿意吃饭,这可怎么办啊?”

     “爸爸一生要强,出了这样的事,爸爸难免会接受不了。”爸爸一脸疲惫的说。

       妈妈把饭菜放在桌上,然后走过去,帮爸爸脱去外套,一脸担忧的说道:“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又能怎样?再说了,生活总得继续,难道瘫痪了就不活了?”

      小胖墩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看着从爷爷房间里端出来的饭菜。

      两人一同走到餐桌,坐下。妈妈盛了一碗满满的饭给爸爸,继续说道:“如果说爸爸是担心我们因此不要他了,那可不必担心。昨个儿,就跟爸爸谈过,你是他儿子,我是他儿媳妇,就算到死,我们都会抚养他一辈子的。可是他就是不信,总是闹脾气不吃饭。”

     小胖墩又突然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爸爸说:“老人家嘛,总会想的多点。但会儿,我送饭菜过去。”

     小胖墩的碗里已经见底了。

     小胖墩看向妈妈,急切的嚷道:“我吃完了!”

     妈妈宠溺的看着小胖墩,笑了。“瞧你急的样,它又不会跑。妈妈现在就给你切去。”

     妈妈将地上的它捡起来,洗了洗,切开,露出了它的光鲜的肉。

     小胖墩舔了舔油腻的嘴。

     露出的肉,如天上的太阳般耀眼,散发着无法抑制的香味,入口即醉。

     妈妈拿去一块,递给小胖墩。

     小胖墩接过,却没有立马吃掉,而是沉默的看着时时刻刻都在诱惑着他的食物。

     他咽了一口气,还是没有把它吃掉。而是跳下椅子,跑进刚刚妈妈出来的房间。

    

      小胖墩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老人,叫了一声“爷爷!”

      躺在床上好像没了生气的老人因这一句叫声,沉寂许久的眼睛终于动了动。

      老人眨了一下眼,再睁眼,眼前就被鲜艳的桔红色所充斥。

      “爷爷,这个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吃看?”

      老人看着这抹桔红色,沉浸了很久的食欲似乎正在蠢蠢欲动。他好像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这么鲜艳的颜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好像是从那场车祸开始,从知道自己自此瘫痪的消息以后吧。

     老人缓慢的张开很久没有动的嘴巴,慢吞吞的吐出一句:“爷爷不吃,你吃吧。”

      小胖墩赌起嘴巴,别扭的扭捏着身体,嘟囔道:“爷爷说要学会分享,现在我要跟爷爷分享,爷爷却不要!讨厌爷爷!”

     老人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以为他这个可爱的小孙儿是儿媳妇叫来的说客,原来只是为了分享!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很难  得堆在一块,他笑了,就算在身体健康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纯粹的笑过。

     “拿过来,我吃。”

    小胖墩的眼睛再次眯成线。

    他很温柔的将它递在老人的嘴边,看着老爷缓慢的咀嚼。

    “爷爷,甜吗?”他眼看着那抹桔红色一点点的消失,咽了咽口水。

    “嗯,很甜。”

    桔红色还在消失。

    “想吃吗?”

    小胖墩很老实的点头。

    “那你一口,我一口?”老人了无生气的眼睛逐渐恢复神采。

    小胖墩很大声的应了一声,便咬下一口。

    好甜!都甜到心尖里去了。

    就这样,小胖墩和爷爷你一口,我一口的干掉了它。

    “爷爷还想要吗?”

    “嗯。”

    小胖墩迅速跑出房间,大声喊道:“妈妈,爷爷还要吃密瓜!”

    老人舔了舔弥留在唇间的那抹甜味。

    这瓜,真的很甜。


评论
热度 ( 8 )
  1. 温九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