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望君莫再相负》第一卷傲世冷香 三、识人知面不知心

连载首发网址

︴撮“三生缘”标签可看到所有连载章节。


——————————


红舫之上,轻纱飘扬,透过虚掩的窗门瞧见云君端坐梳妆台前,身体微微向前倾,拿着眉笔一笔一笔的画着眉,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

云君一次又一次反复的端详自己的妆容,还能不能再美一些?她放下眉笔,用手将落地的墨丝撩起,挽在后面,衣袖滑落至臂膀上,露出她那白玉般纤细的手腕。然后她又拿起凤冠佩戴在头上。

梳妆完毕,她这才站了起来,满心欢喜的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的大红曳地霞裙。

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

过了今日,她就成了他真正的妻子。他做到了,对她的承诺。

她莲步走至半掩的窗门,轻轻的推开它。她看着外面的景象不再是夜晚时自己熟悉的灯火通明,而是平淡无奇却是让她十分渴望的白天,一切的事物在白昼都会变得更外分明,非黑既是白,不似黑夜,所有的东西都暗晦不明,欲望无限膨胀。

白日出嫁,最让她感动的不是,她可以堂堂正正的在白天出现,而是他对她的心意。

他对她是极好。

妓女出嫁,是只能在三更半夜偷偷的将其迎进门,而走的门,还不能是正门,只能是偏门。

古往今来,一直如此。

可他是瞧见她那点小心思,竟也真的随了自己,不顾大宋礼教,毅然要在白日迎娶我过正门,当他的妻子。

面对他对自己做的一切,她又怎能不感动?

于是大婚之日,她亲手为自己打扮,以最美的自己去回报他的情。

一切,就等着他带着花轿来迎娶她。

倏地,一支箭从另一处的花窗射向她,她躲闪未及,箭刺中了她的右肩,跌落在地,触及的花盆一一跌落,碎了一地。

只见来人蒙面跃窗而入,手执长剑直逼她的胸口。她的丫鬟坠儿在外听到花盆碎裂的声音连忙冲了进来,见到这个画面,不由的尖叫。

蒙面人迅速从腰带里拿出一个尖锐的暗器往坠儿方向飞去,云君花容失色,大喊一声“不要!”

所幸蒙面人未下杀心,暗器只是侧过,从坠儿的耳旁飞过,被割断的缕缕发丝落在坠儿的肩上。

坠儿的腿瞬间软了,跪倒在地上,强忍着哭泣。

见坠儿无碍,云君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抬头,冷冷的看着蒙面人。“不知云君究竟是做了些什么,让大侠如此心狠,连我的丫鬟都不放过。”

“低贱的女人,告诉明崇然那个叛徒,跟着秦狗贼不会有好下场的。总有一天,我会取下秦狗贼的人头给岳将军祭奠!”

云君怔住了,这个人在说什么?“大侠怕是误会了,明郎是明事理的人,怎会跟着秦桧做事,这其间是不是有误会?”

“我怎么认错,秦桧身边的大红人!”

云君仍旧不相信,还是以为其中有误会,她的明郎怎会忘记岳将军的惨死,转而投靠秦桧那个奸臣?

她还想说服蒙面人,可她还未张口,吓得一直在一旁哭泣的坠儿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说:“姑娘,他说的是真的。”

“坠儿,你在说什么?明郎怎会是这样的人?”云君不满的皱起柳眉,看着抽泣的坠儿。

“明公子前些日子,拿姑娘您精心培养出来的云菊献给了丞相,丞相大喜,给了明公子一个官。正因当了丞相的红人,明公子这才会迎娶姑娘过门的。”

云君哑然。她突然感觉右肩上的伤好痛,连同心一起痛。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看着坠儿,眼神渐渐失去神色。

“明公子是真心待姑娘好的,姑娘又何必在意明公子究竟是跟谁呢?岳将军不是忠心为国吗,可最后却落得冤死的下场。难不成姑娘要明公子也变成那样吗?”坠儿哽咽着,越说越激动,甚至都忘记了刚才的胆怯。

“住嘴!与其苟且偷安过一辈子,倒不如死的壮烈!”

“对平凡人家,苟且偷安又有何不可……”

坠儿反驳到一半,就被云君呵斥打断了。

她不明白,一向柔弱的坠儿此时怎会变得如此大胆,就像她不明白,一向壮志踌躇的明郎怎会背叛自己的信念。

她捂住右肩的箭伤,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游离的眼神环望一屋子的凋蔽的菊花,睫毛微颤,她对着蒙面人深深的做了一揖,道:“坠儿,你且先出去,我想与这位大侠说些话。”

坠儿着急上前一步,叫道:“小姐!”

“退下!”云君呵斥道。

“是。”坠儿担忧的看了一眼云君,又看了一眼执剑对着云君的蒙面人,无可奈何的退了下去,掩好房门。

蒙面人的剑直逼云君的胸口,只需稍微一用力,云君便再无生还的可能。

云君勉强的对蒙面人一笑,说:“云君不过是位弱女子,逃不出大侠的掌心,大侠又何必如此紧张?”

蒙面人眯起双眼,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你若想杀我,刚才那一箭刺入的就是我的胸口。”云君又笑道,“大侠不就是想留贱妾这条小命来引明崇然吗?”

蒙面人不语,意味深长的看着表面上淡定自若实际上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云君。

云君道:“云君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大侠成全。”

蒙面人皱眉,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明崇然,由我来杀。”

“你说什么?”蒙面人彻底疑惑了,从刚才到现在,他就是猜不透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与其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杀了他,还不如让他死在我手里。”

“好,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蒙面人似乎明白明崇然的生死对眼前这个人来说尤为重要。

她凄凉一笑,从轩窗外吹来的寒风扬起她艳红的红杉,吹的她右肩的伤口噌噌发凉。


评论
热度 ( 2 )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