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年度总结

写手:九安君

写作类型:古风

 

文章汇总:

 

长篇小说:

《美人有毒》   红袖添香签约    未完结      53494字  

 《花事》     陌上香坊未签约    连载中        5998字

 

短篇小说:

《媚戾殇》                               完结          26034字

 《闻说》                                 未完结         6619字

 《月下枯骨裹红衣》                完结            6184字

 《囚宅》                                 未完结           747字

 

微小说:

 08-21《美妇与狼》

08-22《佩珠断》

08-23《盗窃者》

08-25《这瓜有点甜》

09-10《挂月亮的男人》

09-13《暗恋癖》

12-13《战沙》

 

游戏剧本

《佛瑾》  ing

 

 

 

文章细分:

  • 开头

        《媚戾殇》

残阳如血,橘红色的光透过云折射照耀着血红的玄寞阁。

玄寞阁到处都是一片妖娆的红。殷红散发出张狂而妖治的气息,环漫在每一具躺在地上狰狞不甘的面孔。群花都沾着暗红色的血无力的垂泻。一切都是死的,一切都是诡异的寂静。

许久,昏已落,紧而代之的是巨大的黑幕,无月无星。玄寞阁依旧散发出让人呕吐的气味,更浓了。蓦然,某个角落打破了这长久的寂静。一个女孩费力的推开在自己上方的沉重木板,钻出娇小的脑袋。两只圆溜溜的眼珠环视四周。瞳孔骤大,血腥的场面让她不住的用手捂住颤抖的唇,眼泪如瀑布般涌出眼眶。似想到什么的,女孩奋力的从木桶里爬出来。“爹爹,娘亲,檩儿,你们在哪里呀?”虚弱的撑着身体行走在尸体间,每看到一具尸体,她都要压抑着恐惧去探是否是自己最亲的人。胡乱的一阵探索后,目光锁在斜躺在高高门槛上的高大男子。女孩步伐不定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双膝跪在地上痛苦的凄厉道:“爹——”

蓝袍男子缓缓睁开眼,见自己心爱的女儿哭着呼唤着自己,心疼的抚去那雪莹面孔上不止的泪水。“我南宫傲扬的女儿是不会哭的。咳——”

闻言,女孩立马用手背擦去又涌出来的泪水,不敢哭泣的她紧紧的用贝齿咬住唇颤抖。

南宫傲扬握女孩硕小的手掌,望她那充满恐惧的脸。“絮儿,记住,此刻起,你便是玄寞阁的阁主,直到檩儿成年,再将…咳…位置传给…咳咳…檩…檩儿……”语音温柔,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握住女孩的手松了,那双慈爱仁义的眼闭上了。

女孩眼神空洞的望着双眼紧闭的南宫傲扬,一言不发。不再颤抖,不在恐惧。似这一切的情绪都随着男子的离开而一起离开。紧握着刚刚被南宫傲扬的握过的手。

“姐姐。”一声稚嫩又带着几丝欢喜几丝害怕的声音进入女孩的耳朵。

女孩侧脸,八岁的男孩穿着一身幽兰衣,上面渗杂着大大小小的血块。脸上一层尘土,粉嫩的小唇裂开露出明晃晃的牙齿。女孩呆呆的看着男孩的笑,猛然起身,跑过去抱住男孩。双手环住男孩的脑袋,下巴顶着头顶,定定的看着前面。

男孩从秀发中埋出头,皱起幼眉,不解的问道:“姐..姐怎么了?姐姐把檩儿抱的好紧。”

她放松力道,却不肯让男孩脱出自己的怀抱,因为只有檩儿的温度才会让自己知道这世界还有色彩的。她哀歉道:“对不起,檩儿!”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不停抖动着。张开血迹斑斑的手,一枚绛紫缁环其中外镶玄千丝缘雕青鸟翩舞的戒指安静的卧在手掌上发出幽幽紫光。

爹爹,女儿一定会完成您的遗愿。

 


  • 结尾

       《佩珠断》

身后,武家军徽在月光下猎猎飘扬。

 哥哥,你的愿望我来替你完成!

 “驱胡保华,复汉国威!”

 “驱胡保华,复汉国威!”大军齐喝,其声震天。

 她身轻上马,绝尘而去。

 腰衱佩珠断,此去胡不归。

 


  • 最喜欢的部分

        《花事》

       那一日,她一袭青白罗裙漫步于花丛中,盈盈眼波荡漾出满心的欢喜。她温柔的抚摸着每一朵花的花瓣,细想着种花人对眼前这朵花付出的心血。

       跟在她身旁的豆蔻少女不解的问道:“姑娘,瞧着这满眼的花都长的差不多,为何还要一一细赏,费着功夫?”

       她淡然一笑,一如她眼前的这朵白菊,纯净雅然。“坠儿,你非爱花者,又怎懂其中的奥妙?每一株花都付出种花者心血,种花者将他所有的情感都付诸于此,为的就是这短暂的绽放,一如这人生。”

       “照姑娘这么说,坠儿就更不明了。爱花,可爱雍容华贵的牡丹,可爱纯净的莲花,为何独爱在凄凄秋风盛开的菊花?”

       “牡丹纵然华贵,莲花纵然纯洁,可一遇寒风不都败了吗?独有菊背道而驰,偏要在秋风之下盛开。这份不肯落入俗世的拧劲,怕就是这位姑娘真正喜欢的原因吧。”

        一道温雅的男声缓缓入耳,两女子皆回首望去,见来人身着石青衣衫,头顶白玉冠,面若中秋之月,细眼温润如玉,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颜。

       男子上前,对着青白罗裙的女子,道:“在下唐突了。”

       女子微笑,说:“不,公子说的不错。小女子爱菊,却更爱它的那份拧劲。”

 

  • 最煽情的部分

        《闻说》

         她穿梭在云林间,寻找方向。她紧握亡骨绳,警惕性非常高的四处张望。说是警惕,倒不如说是紧张,害怕。

        那身玉真的躯体,她还给了容息。她不清楚自己怎会一时心软,离开玉真的躯壳,还给他。要不然现在我也不如此害怕,害怕遇见他。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以现在这个样子去面对他。他会有什么反应?他应该会觉得羞愧吧,应该恨不得的杀了我以示天下人。白骨自嘲道。

       在前方的林子里赫然出现一间木屋。白骨看到木屋以后,却停住了脚步。

      他会在里面吗?

     我真的动的了手,杀的了他吗?

     正在白骨犹豫不决的时候,她身上的骨头突然疼的要命,就像是有无数的细针扎入骨头里,疼痛的她在地上打滚。

      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让她被迫回忆起让她痛不欲生的那个雨夜。

      她曾经拥有很多,她曾经很幸福。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个雨夜破灭。

      她的耳边似乎听到了她的女儿长歌无助的哭声和自己卑微的乞求声。

      她好痛,好痛。

      一行眼泪流过她绝色的容貌。她怎么会忘记,忘记这么痛彻心扉的恨。

      只有这个人亲手被自己杀了,才能对得起自己无辜的女儿的死去和自己几百年来所受的折磨。

      她心一狠,艰难的站起,一步步的向木屋走过去。身上的骨头里痛正在慢慢的消失。

      她和他,只剩下一个结局。

       她走到木屋正面,眼睛直直的看着木屋的构造。这儿的一花一草,还有一个木屋。这儿和自己在人间的屋子一模一样。

      她缓慢的向前走,目光一点一点的扫过这儿的一切。她走上石阶,双手推开木门。

      她的心猛然的抽动了一下。她一只手伏在门沿上,眼睛却依旧停留在屋内的陈设,一模一样,一切都没有变!

      这是她的家!

        为什么!为什么!她猛然走到梳妆台,看着桌上的胭脂水粉,眼泪不停歇的流出来,而她的心也更痛。

        她捂住胸口,泪眼朦胧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为什么要把这里建的跟她在人间的屋子里一模一样!?他不是要杀我吗?又为什么要做出这些没用的东西出来!!

       她瞥见在床上露出一片白衣服,一步步的走过去。

        那个让自己恨了五百年的人此时此刻就如此的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

        五百年了,整整五百年了。她不曾像现在这个样儿,可以真正的对视他。

       这五百年来,她不断杀人,而他却不断在救人。

      无数次,她就看着自己和他擦肩而过。她从来不敢和他正面交锋。因为她不敢想象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摸样会有什么反应。

      明明那么狠他,却害怕他对自己的有任何的看法。

      白骨颤巍的伸出手,就在手快要触碰到他的脸的时候,他的睫毛突然颤了几下。她吓得赶忙把手收回来,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

      她的右胸骨骤然碎裂,她没能忍住的大喊了一声,倒在地上。她捂住骨头碎裂的地方,奄奄一息。

      这一惨烈的叫声惊醒了云子闲。他猛然睁开眼,见一名身着紫色衣衫的白骨匍匐在地,在女子的周围妖气弥漫。

      云子闲冷静的唤出当风剑,剑锋直逼白骨。就在当风剑要刺进白骨的身体的时候,一阵轻风吹起掩盖住白骨容貌的青丝。

      在云子闲看到白骨的脸时,他那颗沉浮冷漠的心终于颤抖了。他连忙收回当风剑,在那张向来波澜不惊的脸开始有了些变化。

      他艰难的念出了已经有几百年都不再提起过的名字。“阿骨。”

 

  • 人物描写

        《美人有毒》

        顾子卿被这些宫女折腾了许久才出了兰苼宫,坐上轿撵往六宫之主皇后居住的地方棠珩宫行去。

    “嫔妾向皇后娘娘请安,向各位姐姐请安。”顾子卿站在殿中低头作揖,高声道。

     “起来吧。”坐在殿上方的皇后瞧着顾子卿站直了身子,便又道:“倾淑仪进宫也有些时日,照理说都该与各位妃嫔碰面。只不过倾淑仪一入宫便就病了,一病又是个大半月。直至今日,各位妃嫔都不曾见过倾淑仪。倾淑仪你抬起头来,好让各位妃嫔瞧瞧,是怎样一位佳人。”

    “是。”顾子卿缓缓抬起头,浅笑。

       众妃望去,众妃的神情各异,有羡慕,不屑,嫉妒,担忧,也有幸灾乐祸……

       只见顾子卿着一袭宝蓝云袖宫裙,露出两寸镶花兰雪底宫鞋。挽飞仙鬓,鬓侧各插翠花揽月钗一支,白玉圆股吊坠簪两支。耳佩金镶连缀葫芦一对。肤如白雪,黛眉弯月,蝶睫凤眸,朱唇一点。妩媚至极,眼尾下的一颗朱砂痣好似一滴凝固的血泪,更是让顾子卿妖艳万分。

    “倾贵人今天可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呀。”一名身着紫摹本缎镶花流仙宫裙的女子冷笑道。

       顾子卿闻声望去,瞧着穿着,便猜着此人便是如今盛宠的朝贵妃。顾子卿微微福身,道:“初与姐姐会面,妆容上不敢有丝毫怠慢。”

       朝贵妃望向顾子卿的目光充满了不屑,正要张口讽刺时,皇后就抢了话机,微笑的对顾子卿说:“倾淑仪的身子才刚好起来,就不要站这么久了。入座吧。”

     “谢皇后娘娘赐座。”顾子卿再次福身,便走到右侧的空座位坐下。

    “贤妃,昨日本宫听说风岚公主又闹脾气不吃食是怎么回事?”皇后抿了一口茶缓缓说道。

     “是几个不懂事的奴才将前几日皇上赏赐给公主的圆底白兰瓷瓶给打碎了,公主心疼便闹起了脾气。”

    “现下的奴才越发不中用了,皇上赏赐的,也这般不仔细。贤妃,你可得好好管管你的奴才,免得日后闯下更大的祸,到时就不好收拾了。”朝贵妃捏起浅粉蝶戏娟子在唇边说道。

    “谨遵贵妃教诲。”贤妃微笑道。

       顾子卿望向贤妃,其上衣是梅雪蓝镶边浅绿长衣,下身一条油绿百皱裙。挽低云鬓,鬓发上除一只翠翘雀尾步摇外并无再多的妆饰,薄施脂粉显得其清雅,一颦一笑之间尽显端庄大方。

      样貌最多算的上俊秀,举止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可却又比一般的女子多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大方。言语谨慎紧。能做到妃位,看来是个不能小觑的人。顾子卿暗暗的想道。

      贤妃似察觉到顾子卿的目光,礼貌的对顾子卿一笑。顾子卿回了一笑,便将目光投向其他人。

       贤妃的身份是仅此于皇后,朝贵妃,所以贤妃的右侧坐的是朝贵妃,而在其左侧坐着的女子此时也像朝贵妃一样用着不屑的眼神望着自己。想料她便是律儿口中的桐妃,善妒,自恃自己与朝贵妃有着切不断的姐妹关系,便常常说下诳语,让其他妃嫔难堪。

       顾子卿对她淡淡一笑,她轻哼了一声了,便扭头与朝贵妃谈话,眉眼仍时不时瞄向顾子卿。

       顾子卿捧起青瓷茶碗,捏起茶盖,一股茉莉茶香扑鼻而来,浓郁醉人,顾子卿深吸了一口,慢慢的饮下。这一闻一饮之间,顾子卿思绪飞快旋转,在心里头槌定了某种念头。

      皇后扫视了四周,缓缓道:“时候不早了,各位就散了吧。”

      众妃闻言,皆起身,福身道:“嫔妾告退!”行完礼,便都挪步离开棠珩宫。

      皇后望着人群中的那袭宝蓝丽影,对身边侍女道:“九雪,你如何看待倾淑仪?”

    “从倾淑仪进殿再到方才离去,倾淑仪一直面带笑容的在做其余的事,却在一一打探在坐的各位娘娘。由此看来,倾淑仪并不是等闲之辈。”九雪缓缓道来。

    “嗯。”皇后闭上眼“这倾淑仪不得不防。”

 

 

 

         《媚戾殇》

       片刻过后。她已经穿上那间绯红衣裳。她坐在梳桌边,菱花镜将她的容貌悉数映入。冰肌玉肤,丹唇娇嫩,柳眉淡扫,扇睫浓翘,眸含秋水。青丝垂落,掩高额。

       清月单手顶下巴,细细打量着她,斟酌。稍刻,清月便拿起桌上的胭脂水粉,细细装饰着这本无可挑剔的容貌。

       半晌后。清月拿起桌上的银凤镂花长簪斜插在她亲手馆起的娇垂云鬓上。清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佳作,骄傲的笑道:“姑娘,你看看怎么样?”

       她望着凌镜上的自己,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在清月的细细雕琢下宛如桃花般妖娆,柳眉黛绿,丹唇赤红,扇睫如蝶扑朔,颊如桃瓣。耳垂红翡翠金丝香滴珠。眉央点朱赤。馆起的鬓发左侧斜插着银凤镂花长簪,右侧贴粉蝶桃兰花钿。

        她低垂稽首,打量着自己身上的穿着。妃霞炽雁蹙金藕丝罗裳外披着烟霞绯罗花绡纱广袖外衣,下穿海云红绡翠纹裙。侧挂着赤烟碧莲佩璎珞。

       一身装着粉点妖娆至极点。

 


  • 环境描写

       《闻说》

       绵延不绝的雪山,逶迤壮阔。满天雪山间竟撒落无数湖泊。湖水粼粼,碧绿如染,清澈透亮,雪山倒映水中,犹如游走于画中。飞鸟云集,或翔于湖面,或戏于水中。远处高高屹立的南山峰,远远望去,瑞气环绕,气象万千。

       山脚下四季气象同时出现,在山顶上空,悬浮一座岛屿,岛屿上垂下如缎带一般的银瀑,以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泻而下,流至人界四面八方边缘倾流入海,在半空中形成巨大壮观的水帘幕。这儿就是让六界敬畏的南山仙峰。

 

        《媚戾殇》

        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地洒落,肆意飞舞在江河田野,一洗天地铅华。凛冽的西北风发出凄厉的嚎叫,卷起铺天盖地的飞雪,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下灿灿地发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所到之处,山川瑟缩,百草折腰,摧枯拉朽,时刻不挡。

       硕大的街道空无一人,纷飞的粉雪一点一点的覆盖台阶,地面。莹雪一点一点的落在她的白绒羽氅,落在她的青丝上,裹在羽氅里的手上的银丝白螺鞭子已染成嫣红色,底端上殷红的血一滴一滴的坠落在雪面上,染红了。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五个身穿黑衣黑氅的人,无视地上遍地的尸体。

 

 

  • 最喜欢的人物

    《佛瑾》里的瑾儿

 

  • 没能掌握好的人物

    《美人有毒》的顾子卿

 

 

反省:

优点

  1. 对历史还算了解,能够将故事融入历史里
  2. 构思还不错
  3. 写的文章具有画面感
  4. 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5. 能够听进别人的建议和批评

 

欠缺

  1. 半成品太多
  2. 文笔不够成熟,要么是大段描写,要么没描写,没能适当删减
  3. 创作的人物形象不够鲜明
  4. 人物情感不够真挚
  5. 语句不够精彩,精辟
  6. 日常观察不够仔细,导致要写时无处可写
  7. 太懒了!

 

改正

     1.2015年9月之前完结《花事》,绝对不能断更!!

  1. 所有未完结的文章在2015年都必须完成,可转换文学形式,如长篇未完结的变成短篇、微小说或诗歌,目的是把故事说出来。
  2. 常观察生活,并且采取一切方式记录下来,主要的是记录人平日的谈话及自己偶然爆出的精辟语句。
  3. 尽量做到每个月一篇微小说,目的是为了能够把自己想说的东西强力集中,做到删减得当,做到不多一句废话。
  4. 平日里的突发奇想迅速记录下来,也许哪天就有用了。
  5. 对电影里的人物进行分析
  6. 写!写!写!要保证一周内有写文(高考期间例外)

 

对2015年的愿景:

《花事》完结

能够写出让观众产生共鸣的好故事

文笔能再上一台阶

写一本跟历史有关的小说


评论 ( 3 )
热度 ( 7 )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