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帝

南齐建武二年,

敌军率军压境,齐派兵支援,入一小山。

山有废庙,庙有烛光,将军入庙,视之,无人,遂命大军驻扎。

庙内独有将一人,将寐,忽闻有人唤其乳名,惊起。

见一妙女浮空望予,其貌美如花,然身下竟为青烟。

将军拔剑,剑锋直抵女子咽喉,喝道:“何方妖孽!”

女子巧笑,言:“妾乃此庙的一盏烛灯,因得知将军明日大战在即,特来献计。”

将军望其身下正是一盏烛灯,女子形忽显忽隐,致使女子身后的佛祖法相模糊不清。

将军将宝剑收鞘,仰视之:“仙人有何妙计?”

“妾不才,将军且坐以听。有行人路遇豺狼也,且不怯,但取火折子,将其吹起,火起不灭,而行人复行也,豺狼不敢逾半分而上前。”

将军一听,犹如醍醐灌顶,遂跪地叩谢女子。“多谢仙人相助。”

“将军果非凡人,日后定有一番作为。”女子的身形逐渐模糊。

“将军切记,若要有所作为,必要心怀仁义,广纳谏言。切记……切记……”女子化为一缕青烟消失殆尽。

“定当不忘。”

天亮,将军以无中生有为计,虚张声势制造百万大军迎战的假象,敌军士气大跌,随即败之。

时隔七年,将军建国南梁,执政四十八年,颇有政绩,世称佛帝。然至晚年,昏庸无能。

一日,佛帝凌驾帝庙,诵佛经,木鱼锤音,青烟袅袅。

佛帝闭目,忽感身后有人,回身一转,却见一和尚,貌若妇人,妖魅至极。

佛帝猛然站起:“可是仙人?”

和尚一愣:“哪有仙人?”

佛帝迷惑,和尚样貌着实像及了昔日仙人,然雌雄颠倒。

又数月过去,帝闭目诵经,闻得脚步声,甚是心烦,遂睁眼命来人出去。

“将军。”幽幽女声传来。

佛帝猛然转身,却见日日伴随左右的和尚。

只是这和尚与往常不同了,尤其是那双眼——望世悲凉的悲悯之眼。

和尚道:“将军,您忘了昔日警言,是会付出代价的。”

佛帝惊慌,忙喊人抓住和尚。佛帝的四肢颤抖,瘫软在地上,颤道:“把这和尚给我斩了!”

和尚没有丝毫挣扎,只是望着佛帝,“无可有,有可无,有无之间不过随了因果二字”

和尚卒于庙外,然而不久后,南梁奸臣当道,候景之乱,佛帝馁。

评论
热度 ( 8 )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