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中出现的一副画面,就把它写了下来。

——————

     无月无星的夜,安静的连艳花陡然落地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

      偌大的王府,唯有此处屋舍内闪烁着晦暗不明的烛光,纱窗上的两道人影随着火舌的摆动,忽隐忽现。

     “臣妾不明白,王爷您数次率军出征,皆胜利归来,为何皇上还要你死?”身着华服的女子掩袖抽泣

      男子凝望桌上的那杯御赐的鸩酒,无奈叹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功高盖主祸必降之。”

     烛光恍惚间映出男子的容貌,貌若妇人,俏如佳人。

  “不该如此,绝不该如此!戴假面上战场,威慑敌人,是为保高氏皇族。您不惜假作沉迷女色,贪污敛财,是为了让皇帝放心。可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王妃愤懑道。

      王爷沉默,静静的看着挂在架上狰狞的面具,面具上的凶兽血盆大张,圆眼怒瞪,似乎下一秒凶兽就会冲出来撕咬他的血肉。

     “王爷,不如我们反了!”

      王爷猛然扭头,看向一向柔弱的王妃双拳紧握,带些许期许又有些恐惧的眼神望着他。

      他突然有些喘不过气。他不过是想让过个安逸的生活,能够守护住自己的亲人,守护着这高氏江山。

    “论才能,您丝毫不输给当今皇上,论辈分,您是他的叔叔。况且你还受天下百姓爱戴,百姓们为您编舞《兰陵王入阵曲》,若要反,定能成。”

     “可这样,我与那些为夺皇权而死亲人们又有什么分别?世道混沌不明,纲常伦理颠倒,正因为如此才能要坚持心中的善。我正是怀着这样的善,才执剑保国,正是要坚持要这样的善,才忍辱负重。”

   “可如今正有人拿你的善做文章,如今圣上又要拿你的善杀了你,这样的善,要来何用?!”王妃愤怒的从桌子上拿起鸩酒,欲要倒掉,却被王爷抓住手腕,她手中的鸩酒摇摇晃晃,抖落出几滴酒,坠地,却发出呲呲的腐蚀声。

     王妃吓得咽了咽口水,几滴豆大泪珠落下。

     王爷眼中闪过一丝痛色,然而只是一瞬间,脸上依旧是淡定的神情。他接过王妃手中的鸩酒,若无其事的饮下,好似那只是一杯寻常的酒水。

     王妃看到他喝下,双腿猛然一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兰陵武王一生都在追求至善至美的境界,为其而死,又有何不可。”他推开轩窗望天,淡笑道。

      旋即兰陵武王便闭目长眠,而王妃不再哭喊,她抹干眼泪,安静的为兰陵武王整理衣襟。

      王妃深情的望着他,浅笑:“您选择至善一生,而我选择的却是相随一生。”

      长夜漫漫,烛蜡燃尽,魂随风散,至善永存。

  

评论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