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望君莫再相负》第一卷傲世冷香 四、新婚鸩酒共饮

连载最先更新网址

︴撮“三生缘”标签可看到所有连载章节。

正文:

      缺月挂疏桐,内堂红烛烧。

      明崇然一袭喜服走至云君身前,揭开盖头时云君那抹明艳的笑毫无保留的尽收他眼底,他缓缓坐在她身旁,抚摸着她的脸,柔声道:“云儿。”

     她轻声“嗯”了一声,明崇然拥她入怀,她躺在他的怀里,指尖抚摸着他喜服上的绣纹。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相识的吗?”

     明崇然撩起她鬓角的青丝绕到耳后,笑道:“定是记得,那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当时你穿着青白罗裙就那么随意站在花丛里,宛如天上的花仙。那时我就想若我一生只娶一妻,定会是你。”

    她巧笑,道:“竟会胡说,连我姓什么家住何方都不知道,就说要娶我,就不怕我是个妖孽,吃了你。”

 “不管你是谁我都娶定你了。”

    她不再说话,仰着头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

     她蓦然站起来,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一杯给他,一杯给自己。明崇然自是懂她意思,两人手臂交换相扣,相视一笑。

     就在她看着明崇然把酒给喝下的时候,她突然出声,道:“明郎,你可还记你当初为什么要当官吗?”

    明崇然一愣,随即笑道:“怎突然问这个?”

 “告诉我你还记得吗?”她端着的那杯酒水猛然晃荡起来。

 “自是记得,为官,是为了黎民百姓之苦,让他们不再饱受战火之苦,不再挨饿受饥。”

 “既然没忘,你又为何要替秦桧那老贼做事? ”

 “云儿,你是从哪听来的?”他的脸色一僵。

 “你虽封住了坠儿的嘴,却遮不住我的眼。”她起身,走到轩窗边,推开窗门。寒风凛冽,吹得她脸颊好生刺痛。“岳将军虽对您无大恩,却也有知遇之恩,如今你帮着害他的人,你又如何对得起他?”

 “云儿,此事绝非你所想的那样。”

    她接过他的话,语气里似乎有星点希望再次燃起。“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不是误会,跟秦贼做事,不过是因为我终于明白要想真正为百姓谋福祉,就必须依附这些势力,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做出实事出来。”他定定的望着她,望见她那眼里耀眼到无法直视的祈望一点一点的被熄灭。

  “我答应过别人定会亲手了结你,可是我却做不到,你只不过是负了天下人,不曾负过我。可是我又怎么能忍心让你继续错下去,明郎,但愿我的离去能换回你的回头是岸。”她决绝的喝下手中有毒的喜酒,酒水顺着咽喉进入肺腑。

      她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腔内有一股暖流冲上来,她感觉身体在不断下坠。

     明崇然脸色瞬间刷白,立马冲上前抱住倒在地上的她,落下眼泪。“你为何就不愿听我一星半点的解释!”

 

 

“她就这么死了?”一向沉默在一旁妇人突然出声,眼里却是充满了心疼和惋惜。

“不,她没死,虽救治及时,却也因此落下了重病。”男子继续撩拨火柴。

在妇人怀里的允儿的精神清醒了许多,便跳开妇人的怀抱,蹲在她旁边,伸手取暖,妇人也没有了初见时的戒备。

我低头捋捋几撮打结的青丝,说:“义无反顾的决绝离去,重生,不过是又一场悲剧的开始。”

评论
热度 ( 2 )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