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望君莫再相负》第一卷傲世冷香 六、情切意绵花解语

连载首发网址

︴撮“三生缘”标签可看到所有连载章节。




正文



      她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上,床边趴着一个人,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她莞尔,从被子里抽出另一只手抚摸他的眉,他的眼,还有他的唇,就在此时,他睁眼了,看到她醒来,他那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她嘴角的弧度更深,她向床榻的内侧缩了缩,他很自然的上了床榻。他把褥被向上拉了拉,把她掩的严严实实的。

    “捂得这么实,把我给闷坏了怎么办?”

    “闷坏更好,省的你到处乱跑,惹我担心。”

      她躺在他的怀里,握着他的手,回想昨晚的情形说:“我不会再乱跑了,没有你的地方太可怕了。”

      他宠溺的亲吻她的额头,“傻丫头,现在好多了吗?”

       她点了点头,道:“明郎,我们离开这里好吗?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管。”

      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抱着云君,然后下了榻,道:“云儿,你好好休息。”说完,他便离开了。

      云君没有叫住他,她知道他要去干嘛,她却不忍叫住他,她太留恋他的怀抱,不忍毁了这一切。

 

 

 

       晃眼间两个月过去了,秋风将至,花草开始落败。

      云君呆在房内,全身心的投入研究花木嫁接之术,翻阅旧籍。

      坠儿见此,不免笑道:“夫人,您爱菊爱的都走火入魔了,连老爷想陪您去城郊逛逛,你都忍心回绝。”

      她浅笑,道:“瞧你这口气,真是越发向着他了。”

      坠儿一听,却是急了,道:“夫人真是没良心,坠儿还不是为您好,老爷虽没提及和苏小姐的事,但是那也是悬在夫人头上的一把利剑,若不趁现在赶紧把握住老爷的心,等老爷娶了那个人,夫人您就真的要被休了。”

   “看你急的,我不过是随意一说,你倒是扯出些不相干的事。”她慢慢合上书籍。“他究竟会不会娶苏小姐,他又会不会因此休了我,那是苏小姐的命数,也是我的命数。”

“真是猜不透夫人的心思,明明就想着能和老爷永世在一起,却还要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谁又能猜透谁的心思。”她低头无奈一笑,喃喃道。

“夫人说什么,坠儿没听清。”

她浅笑摇头,不语。

坠儿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复道:“夫人,听说城西街新开了一家玉铺,款式新意,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了。”她道,“若是你想去,你便去选几个喜欢的吧。”

“夫人!”坠儿猛然把茶壶用力一放,就连云君手中的茶水也晃荡起来。

云君有些受到惊吓的看着坠儿,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肚子上。“坠儿,你这是怎么了?”

“以前在红舫的时候,您就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出去看看,可您现在是明夫人,反而不曾踏出明府一步,坠儿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

她松了一口气,“就为这事,你跟我在这闹脾气啊。”

“坠儿就是想不明白嘛,以前的您是多在乎老爷,现在对老爷就有多残忍,以前您渴望的,现在却都无所谓了。说实话,坠儿讨厌及您现在这个样子。”

“连坠儿都为我打抱不平,看来真是老天都看不去了。”明崇然跨入门槛,打趣道。

“什么时候你们俩串成一起数落起我的不是了。”她嗔笑道。

明崇然在她的旁边坐下,瞥见她只穿一件单薄的墨菊单衫,皱眉道:“怎么穿的这么少?”

“不妨,房内有暖炉,倒也不怎么冷。”

“又在胡说,手都冷成这样,还不冷。”他一只手暖着她冷冰冰的手,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笑说,“儿子啊,你看看你娘就爱逞能,以后你可别像你娘,执拗的就跟石头一样。”

“说什么呢。”她嗔怒道。

他温柔一笑,拉她入怀。

坠儿瞧着一情形,便悄悄退出,掩好房门。

“不怨我吗?”

“不怨。”他把玩着她垂落在胸前的青丝,“要是你真安心的当我的明夫人,或许我真会娶了那个苏素。”

“你会娶她吗?”她突然看着他。

“不会。”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她低头在他的心脏处画圈圈,喃喃道“不要怪我问你这样的问题,只是以前你想什么做什么,我都懂,可是现在我却再也看不明白你了。你就像在迷雾里,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

“那就别找,好好的呆在那儿,等着我去找你,就像那天晚上一样。”

“好,我就呆在那儿,等你来找。”



评论
热度 ( 1 )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