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望君莫再相负》第一卷傲世冷香 十、焚痴归佛悟红尘

      

连载首发网址

︴撮“三生缘”标签可看到所有连载章节。

 

————————


       晨光微现,坠儿起床,便看见她着一袭鹅黄衣衫笔直的站在窗前,风吹起额前的几缕青丝。她似乎是察觉床上的动静,便转过身,扬笑道:“起来了。”

      坠儿穿上衣衫,道:“夫人今天怎么这么早起床?”

   “想给你做顿饭。”她走到放满佳肴的桌边上盛了一碗白米饭放在对面,复道:“过来尝尝我的手艺。”

       坠儿上前,道:“夫人,这些粗活你不该干的。”

    “以后别再叫我夫人了,这里不是明府也不是红舫,这里就你和我两个人,我们是姐妹。”她拉着坠儿坐下,道。

    “夫人,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坠儿急着说。

   “都说了别叫我夫人了,怎么就听不进话。”她看着坠儿,发自肺腑的说:“我十岁进红舫就一直是你在照顾我,甚至随我入明府当陪嫁丫头。虽说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主仆关系,可是我早就把你当做我的妹妹。如今我的身边只剩下你了,就让我好好珍惜你好吗?”

      坠儿一听,眼泪仍不住的涌出。

      她笑着拿出绣帕帮坠儿擦去眼泪,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一样那么爱哭。”

    “姐——”坠儿连哭带喊。

      云君应了声“哎——我的好妹妹,别哭了,快吃饭吧。”

      坠儿胡乱的擦去眼泪,对她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坠儿听姐的。”

      她淡淡一笑,看着坠儿吃掉桌上的饭菜,问道:“好吃吗?”

    “恩,姐什么时候学的,坠儿怎么都不知道。”

    “恩——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记不清了。”她说道,“等会吃完饭,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她怀中拿出一封信,放在坠儿面前,说:“帮我把这封信交给明崇然。”

      坠儿顿了一下,迟疑道:“姐,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就是在搬来这小木屋的这些日子里,坠儿就一直向老爷回报姐的行踪,包括……包括跟林常大侠见面的事。”

    “我知道。”她淡定的回答。

   “姐知道?”坠儿震惊的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

      坠儿解释说:“姐,坠儿帮着老爷是因为我知道老爷一直等着你回心转意,既然林常已经不再纠缠我们,我们回去找老爷,老爷一定会像以前一样对你那么好的。”

    “很多事情在发生中早已变化,就像这满山的花草一样,再一次的盛开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她站起来,继续走到窗前站着,目光似乎是望着昨晚明崇然离去的方向。

    “你吃完就拿着这封信去找他,一定要交到他手中。”

    “这信上写了什么,这么重要。”坠儿问。

    “上面写着我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交给他,希望他好好守护它们。”

    “哪两样?”

     “你问他不就清楚了吗?”她笑了。

      不久,坠儿吃完,整装完毕下山去找明崇然。她就像昨天看着明崇然一样望着坠儿离去。等到再也见不到坠儿的影子时,她才回身,点亮烛台上的灯芯,依依不舍的环视屋内陈设。

      她的手一松,烛台坠地,烛火碰到帘布,火势迅速蔓延,很快整个屋子都被吞噬了。

 

 

“啊!”我不由的叫出声来,紧张的问男子:“她就这样自杀了?”

“不,她没有死,那一场大火只是吞并了一个叫云君的女子,而她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广灵庵,法号明空。”

“她选择了出家?”妇人不知何时又抱住了孩子,诧异的问道。

“是的,故事发展到这儿,对她来说云君这个身份已经是拖累,拖住了明崇然的心,更拖住了她的半生。”男子低头,闷声说道。

“云君给明崇然的信里写了她把最重要的两样东西交给了他,那两样东西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或许我知道那两样东西是什么。”妇人突然道。

“你知道?”我疑惑的看着妇人。

男子听到此言,也抬起头带有一丝诧异的看着妇人。

“就让我继续把这个故事说完吧。”妇人看着男子说。

屋内一片寂静,只有妇人的声音和窗外的雨声交响在一起,滴入每个人的耳朵里。同男子的声音不同,妇人的声音显得更温软一些。

 


评论

© 温九 | Powered by LOFTER